主页 > 时尚新闻 >

青年作家刘鸿远文学作品集_教育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7-09 06:20   来源:未知   阅读:

【庚子有喜 】

文 /刘鸿远

爆竹话别金豚归,洪钟请来玉鼠还。

似点风云缀国运,格隙雄鸡再逢春!

【年初随笔】

文 /刘鸿远

春耕的日子让岁月变成了土地;思想的犁铧循序着驻足熏陶,诠释出了自然中的另一种灿烂。

田园乡村厚厚的词典里可以读出时间的韵律、生活的和美。把空荡荡的新一年的日子,装满热爱;在春天上路、与春天同行,她必将诗意着春天的眼睛。

人们都喜欢寄一年的希望和期待在春天发芽;在“大象无形、大道至简”中互相传递着温度。因为春天:她历经岁月的寒冬,带着浓浓的年味和北国腊梅的疏影;步履款款、润物无声地途经你馨香的心田。听!那小河已在欢腾、开始了鸣唱,为我们唱起第一首流水的歌,直到遇见那一树小桃花……

如果“小桥流水聚人家”那是复述一道乡村农家“春江水暖鸭先知”的自然美丽景观;

我想,“大江东去浪不尽”应起于描绘一幅“春来江水绿如蓝”的壮美画卷。

没有“小桥流水”的汇聚,何来“大江东去”的雄伟壮丽河山呢???绿得绿得更深蓝;红得红得更艳彩。

桃红梨白夹带着的风是那么的柔 、天是那么的蓝;水是那么的绿 、花是那么的艳。

二十四节气之首的立春日,晚亥时许。略显疲惫但却坚毅无比的我的目光从这客厅的沙发椅不断摸索向前,越过了零散的茶几和那数着流水光阴的日历本,凝视着镶嵌在粉白墙面荧屏框里漠北年初的山舞银蛇、雪映春辉、图文并茂。这里,河水仍在静静地流淌,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倏然,客厅旁的一朵温室里粉嘟嘟的花骨朵儿从空中令人心悸地落到了窗台边,它是凋谢于虫子的啃噬,还是候鸟的爪牙?或原本计划着迎合即将的春风;亦或是它不合时宜地梦想绽放于那萧瑟的残冬?那时的情景令我我不禁叹息着,目送着它缓缓地向远方飘逝……